夏暮-2

开始犯中二了。
『夏暮』2
其实组织里人是很多的,但是却不热闹。
我与狱一前一后地走向大殿,路上遇见许多人,身着黑色斗篷。他们只是默默弯腰致敬,后又行色匆匆地消失在夜色中。他们敬的不是我们,而只是「夏暮」的称号。走廊里安静得只剩下西洋钟滴答声。
终于,那扇暗红色的欧式大门映入眼帘。高大到压迫你的心理。
忽地,门几乎是被什么力量弹开的。鲜红的蜡烛却以一种被吹灭的姿态燃了起来。
我与狱站在这偌大的殿堂中央,静望着深处。
“呵!”传来了轻笑。
深处亚麻发色的男子终于从华美的沙发上站起,摇晃着盛满暗红色液体的高脚杯转过身来。
他碧蓝的眼眸半眯着,舔了舔嘴角,笑得狂气。
“欢迎回来,我的牵线人偶——夏暮千影。”

15.3.8 负能少女的日常-鹤离

#摸鱼#日常瞎涂的aka鸟。颜色不对 是笔的锅

为啥我的照片都不见了……

「夏暮」以前的脑洞 早就坑了

『夏暮』前言
每个人儿时都会梦想着一些人一些事,有的忘了,有的至今想起来,还会热血沸腾。
夜里快零点,窗外的雨淅沥沥地下着,借着手机屏光,我想用我笨拙的语言写下我梦中的一个故事。
「夏暮」实在不能作为一个题目,但我实在无题可写,只想写些异想天开的,中二玛丽苏的故事。
从一个人开始……
『夏暮』1
晴时的星空是少见的,于是我透过那高高的窗户想往外看。但我并不是贪婪的,望着星空,也只是发发呆,想些虚幻缥缈的东西罢了。
那栏杆横在窗前,又超过了我的身高,实在不是很好看。所以我又觉得无趣,只得找个黑暗的墙角蜷着,这样或许能暖和些。
这样被禁闭的日子也不知何时到头。其实不该说什么禁闭,因为我从不属于外界。我只是一只角斗...

随笔

我喜欢夜半的时候,也就没有人管我有没有睡了。那时是很冷的,寒气似乎有一种清凉的味道让我沉醉。曾经我和人在那时聊天,在萧瑟的阳台上冻着,只为不吵到家人。那时我觉得,我会在阳台上待一晚。月朗星稀,孤声蝉鸣。

近期一些。

【离音社】离音社logo待定。

【我的PS技术也是醉了...】

一些给访客的话

大家好,如果你偶然戳进了我的主页,可能会发现内容极其单薄。我觉得lofter这个网站是有它独特的风格的,我不想我刷屏毁了它。至于,你戳进来,真是奇怪,不管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都欢迎。
好了,接下来就和大家随便聊聊了。你可以叫我甜酱,终黎是我对过去的纪念,你也可以这么叫我。我呢,说是二次元,但又不追番,说不是,我还真就没什么其他的爱好。无趣至极,right?
以下是我各种联系方式。哔哩哔哩:小甜喵 新浪微博:-小甜喵- 百度:冰琪小甜 个人贴吧:冰琪小甜吧
本来说不想给这里染上别的色彩的,对不起,没做到。
以后我可能不会经常发文章。主要是发布游戏、落实离音社等各项消息或者一些文。
【你还做游戏?】
我这个人似乎...

©终黎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