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

我喜欢夜半的时候,也就没有人管我有没有睡了。那时是很冷的,寒气似乎有一种清凉的味道让我沉醉。曾经我和人在那时聊天,在萧瑟的阳台上冻着,只为不吵到家人。那时我觉得,我会在阳台上待一晚。月朗星稀,孤声蝉鸣。

评论

©终黎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