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夏暮」以前的脑洞 早就坑了

『夏暮』前言
每个人儿时都会梦想着一些人一些事,有的忘了,有的至今想起来,还会热血沸腾。
夜里快零点,窗外的雨淅沥沥地下着,借着手机屏光,我想用我笨拙的语言写下我梦中的一个故事。
「夏暮」实在不能作为一个题目,但我实在无题可写,只想写些异想天开的,中二玛丽苏的故事。
从一个人开始……
『夏暮』1
晴时的星空是少见的,于是我透过那高高的窗户想往外看。但我并不是贪婪的,望着星空,也只是发发呆,想些虚幻缥缈的东西罢了。
那栏杆横在窗前,又超过了我的身高,实在不是很好看。所以我又觉得无趣,只得找个黑暗的墙角蜷着,这样或许能暖和些。
这样被禁闭的日子也不知何时到头。其实不该说什么禁闭,因为我从不属于外界。我只是一只角斗场的猛兽,片刻的出现只为厮杀,余生便被囚禁。
门与铁链碰撞发出的声音,伴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。
有人来了。我屏住呼吸。
我听见门外开锁的声音在整个地下室回荡,而我却仍是麻木,瘫在墙角。厌恶,却又不想面对外界。所以我不曾去动那把看起来很脆弱的锁。
那人走进来了。我闭着眼,睫毛微颤,天生的敏锐还是让我察觉到他的身份。我睁开眼,看到一双紫眸。
很久很久以前,我记得有谁这么说过,这样的宝石紫是最高贵也是最高傲的颜色。
他身着黑色制服站在我面前。我唇动了动:“狱……”
“走了,有任务。”他的语气冰冰,不似往日柔和。为什么,为什么这么对我呢?
我忽地扑上去,环住他的腰,贪婪地嗅着他的体香。
只听见一声绵长的叹息,他揉着我的头发,语气放缓:“这次出来,就别走了。四烨也很想你的。”
心中冷笑一声,四烨的思念,真是说得冠冕堂皇。

2016-03-07

评论

©终黎 / Powered by LOFTER